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快感的追求
快感的追求

快感的追求??暴力.虐待.变态

当我中学毕业以後,便到商业专科学校去进修,专读秘书一科,毕业之後,便考进现在的公司工作,已有三年时间了,而工作的职位便是该公司老板的秘书,从别人的观点来看,正是学以致用,刚好用上了读书的那一门。而事实上,我却是他用来解决性慾的玩具而已,当然,那并不是在公司里干这种事,那是在工作以外的时间而言。公司以外的时间,我是用来饲养服侍老板阳具的奴隶。

不知道其中实情的朋友在街上遇到我的时候,时常都会跟我说,与学生时代的我变得不一样,经过社会的磨练後变得越来越漂亮了,无论在衣着方面,化粧方面都越来越漂亮,还猜我的人工一定很高了。

当然,在我身上穿着的全是高级的意大利时装,也难怪他们会这样想,连我的父母看到我衣着光鲜的样子也会感到自豪。

很多时候当我走在街上的时候,也会吸引到很多男性,这也是我最感到自豪的地方,我的身材可以说是不错,就算是只站在街上等人,很多时也会招惹到很多狂蜂浪蝶。

但是,外表上无论怎麽吸引也好,内里上,我始终都是老板牠的性奴,很多时,当我一想到这件事,那种羞耻的感觉都会使我耿耿於怀,心中满不是味道,那是因後悔而感到的心痛,现在这件事时常都使我感到十分痛苦。

老板他对我是十分之满意,而我下班後的工作,便是将那天所穿着的内衣裤穿着站在他的面前让他观看。

虽然我跟他之间是没有感情存在,但只需这样做,我的身体里便会灼热不已,下体也会立即变得湿起来。

「任何时候你都是那麽有魅力,那麽性感。」我感到他那充满情慾的眼光,并且听到他的呼吸声也愈来愈急促,而我亦因他的反应也兴奋起来。

我平常所穿着的衣物,都是那些短得不能再短的迷你裙,而不会穿着袜裤而会使用吊袜带,而内裤更是那些只有娼妓才会喜欢使用的款式,全都是配合牠的喜好而穿上的。

「那些爱液已多得了出来吗?真的只有像你这样的女性才能满足我,难怪我第一眼见到你之後便喜欢上你了。但样子跟内里却全不一样呢。」

「呀……不要那样说嘛!」我心中想说我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种女人,但我却硬生生将话吞回肚里去,并没有说出来。

每当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体上抚摸的时候,我的身体像被无数的快感包围着似的,但我却不曾往他身上抚摸的。

「哎……鸣……」他的爱抚的技巧真的很出色,无论在任何地方攻击,都能使我感到无限的刺激,使我忍不住狂乱起来。

「不要叫得那麽大声啊,若果给外面的人听到就不好了,平时道貌岸然的秘书长,若果给人知道原来是一个这麽淫乱的人,以後便没有人会听你的说话了。」

「呀!不要,不要那样说……我会害羞的……」而事实上,我却知得很清楚,公司里职员不足十人,他们时常都说当他们在努力工作的时候,我却跟老板在房里鬼混,所以时不时,那些人都会在房门外偷听我们在房里的动静。

而我也感觉到其他的同事时常都对我投以好奇以及轻视的目光,这些事情我是十分之清楚的。

「呼……今天的预定怎样才好呢?在日间先用电动玩具埋在你的体内,跟着再用你最喜欢的浣肠游戏,当然,最後便是肛门的全套服务,就这样吧……」他轻经的在我耳边诉说,使我一阵晕眩,口中只能说不要,强烈的羞耻感觉紧紧的缚着我的身体。

他最喜欢用那些电动玩具塞进我的体内,而且又时常要我穿那些暴露的服务出现在客人的面前,使我时常受到骚扰。

不过,最近我也已慢慢的习惯了,但下体捧着那震动着的东西,连大肠内也连带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在接待客人的时候,在梳发那柔软的椅上坐下来时,特意将裙子下的内裤露出来的时候,现在已渐渐不再感到害羞了。

而老板他大概亦感觉得到,时常让我这样在客人的面前出现,而且当他知道我已习惯了在阴道内埋入那东西的时候,他使改变将那玩具塞进我的肛门里,而不时亦进行浣肠的玩意。

而浣肠的时候,他会用东西塞着我的肛门,而同时亦会用些小道具塞进我的阴道内,虽然我感到痛苦,但又不能说甚麽。

肚中那腹如雷鸣般的感觉,以及难以忍受的痛楚,又要强忍着那般便意,而前面体内又被埋进那些电动玩具,就如生存在地狱般一样,下体周围都被疼痛包围着,又辛苦,又害怕,全身不停的冒着汗水。

通常客人并不会注意到这种变化,我用哀怨的目光向老板请求,但那只会增加他那虐待的心理。

「咦?怎麽了?不舒服吗?整个人都冒汗了……」他特意在客人面前说这种话来虐待我。若果给客人听到我肚内那些声响,一定会使他们吓一跳的,我只有说一声对不起,便连奔带跑的冲到厕所去,而最拜托的,到现时为止还尚能忍耐,未曾在别人面前做过一次丢面的事。

我有时也会因此而发恶梦,梦见在老阗及客人的面忍不住大便起来的样子,在梦中,我的排泄物弄得梳发污秽不堪,而前後两入都被老板及客人的肉棒插进,三人疯狂的样子时常将我吓醒。

我时常都担心,这种日子迟早也会来到,而我一直都希望它不要到来,那是我绝对拒绝的事情。但以另一方面来说,时常都梦见这样的情景,会否那正是我潜意识中的希望呢。

「你的肛门好像比前面反应还好呢。」他这样说使我拚死的加以极力否认。

「不,绝对没有这种事,就只有这一种事请你放过我吧……除此以外,甚麽也可以随你,就请你不要弄我的肛门好嘛!」

由於浣肠及扩张肛门的训练,我的肛门里也真的开始有感觉了,这也可说是可悲吧,身体会渐渐的追求那方面的刺激,现在,肛门那儿已可容纳比真阳具还要大的玩具了。

「怎样,比起实物还要刺激吧!」只要伏在床上,我便会忍不住向他要求这方面的刺激。

我会将肛门向着他,让他用那粗壮的内棒慢慢插进去,刺激里面的黏膜。

肉棒插进肛门里,而手指则在阴道里抽送着,而我却无意识地拚命的扭动着腰部,沈醉着肛交所带来无比的快感之中。

都市小品 / 我和别人迷奸我老婆

所谓「汉堡包」,可能大家看过A片的人都知道,就是两个男人一起干一个女人:一个肛门,一个阴道。我和我的女友最爱的就是这种造型了,可是一直以来都是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真正的得以实施。其中有我女友的原因,她很害怕别的男人和我一起干她,每次我提到这里她都会说:「你变态啊?」

不过我还是和她经常玩玩汉堡包的造型,不过都是和火腿肠啊什麽的。不过最过瘾的是有一次和一条鳝鱼一起干她哦!了解鳝鱼的人肯定都知道它爱钻洞,於是有一天我就去菜市买了一条大概有两个手指粗的鳝鱼,到了晚上我和她做爱的时候就拿出来,放在水里洗了洗,然後就开始扒光女友的衣服。

我把鳝鱼放在她的阴唇上,一手捉住鳝鱼的一端,另一手揉着她的奶子,不一会她的淫水就开始往外流出来,我顺势把已经膨胀的肉棒慢慢地喂进她水流遍野的淫洞中,然後把鳝鱼慢慢地塞进她的菊门。

就这样,鳝鱼在菊门里不停地蠕动,而我则在前面疯狂地抽插,女友嘴里则「喔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好爽的叫着别的男人。

我爱汉堡包!假如後面的那一个是男人该多好啊!

搞了一会,我把鳝鱼和我的位置一换,不知怎麽的,她的叫声更大了,屁股也不断地向前抽动,可能是鳝鱼在里面不停地蠕动吧?也可能是一个更陌生的东西进入到她的淫洞吧?她全身不停地抖动,终於达到了第一个高潮,而我则是慢慢地抽动,保持让自己不射,这样可以更多的玩她一会。结果那天晚上我和她都玩得爽极了!

(二)我的预谋

我一直都很想与另一个帅哥一起玩弄我老婆,我在上面也提到了原因,因此我不停地在网上与各地的色友联系着(当然大多数都是性虎的朋友罗)。

终於有一天我碰到一个年纪约25岁的朋友,对此非常感兴趣,於是开始计划我们之间的预谋,我的条件当然是非常简单罗,就是:

1、干我老婆的时候(特指插阴道)一定要戴套套,当然干屁眼的时候就不用了。

2、干的时候不能让她知道是谁在干她。稍微有点性常识的人就知道这叫迷奸,不过这样会更刺激耶,我们就可以慢慢地玩她罗!

3、药、房间,你出,包括最主要的迷魂药——春药(就是催情药)。

4、干完後意思一下,付三百至五百之间的费用——其实嫖过妓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价格很便宜啦,钱主要是给我拉破补的哦!

这些条件我提出後,他感到非常满意,於是马上从外地赶到了。一到他便拨通了我的电话问我:「你在哪?」我当时还在上班,没时间和他碰面,於是我叫他先去逛逛,他说:「怎麽逛啊?没什麽好玩的啊!」

後来我才得知他以前来过本市,为了表示诚意,我叫他先去看看货(我老婆啦),於是我告诉了他我老婆上班的地点。可能他感到非常满意吧,刚刚过了十五分钟就打电话过来了。

他说:「我已经把房间开好了,要不要我过来把房间的钥匙给你啊!」

我说:「钥匙给了我,你怎麽进房间啊?」

他说:「我可以对服务生说,我的钥匙锁了在房里啦!」

我一想,这小子肯定是等不及了,连方法都已想好了啊!由於我老婆的下班时间比我晚两个小时,所以我一下班就先去和那个帅哥见面,一见面就把我吓了一跳,原来他只有1米65的个儿,不过身体却强壮得不得了。

他自我介绍说:「你好!我叫陆浩,你可以叫我浩。」

他带我到了房间,我一进房间就问他:「我上次跟你说的东西都带来了没有啊?」只见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,里面有了几颗小药丸。

我放心地对他说:「那你的营养费呢?」我话没说完,就见他猴急地从兜里掏出了两百块塞到我的手中,边塞还边说道:「先付你一点,事後再付你另一半啊!」看来这小子还真是有心计,想得倒是蛮周全的哦!

坐了大概一个小时,我拿着他给我的迷魂药对他说:「你要准备好,等会我们来了,你要先躲起来啊!」

他说:「OK!没问题!」从口气里听得出他已经有点饥不择食了。

见了老婆,我说:「老婆,今天我们不回家了,去外面爽一爽吧!」

她奇怪的问道:「为什麽啊?」

我说:「我们好久没一起爱爱了啊!就去干一次啦!」边说边拿出刚刚浩给我的房间钥匙怂恿道:「再说,我连房间都定好了啊!」

老婆一看我这麽的诚心,当然也不好拒绝罗,便说道:「好吧!」於是我们先是到了一家酒吧。(各位色友知道我为什麽要选择酒吧吗?因为那里面黑,好下药啊!)

就这样我们到了一家叫『宝贝小猪』的酒吧,找了个小角落坐了下来。我点了一瓶饮料,等饮料来後,我故意把菜单递给老婆让她叫点心,由於我老婆有点小傻瓜式的注意力,当她正在全神贯注地点东西的时候,我已经把药丸放到了她的饮料里了!

为了不让老婆在路上就药效发作,我和她用最快的速度坐了一辆计程车来到宾馆。可能是药效有点作用了吧,我老婆无力地说:「老公,我想睡觉啦!」我淫笑着说:「那好吧,我们一到就睡罗!」

到了房间门口,我开门之前给了浩一个暗号:咳嗽了一声。可能是这小子有点等不急了,坐在床上没有准备好要躲起来,一听到我的咳嗽,立即就钻进了衣橱里。他的脚步声简直大得惊人,还好老婆吃了药没发现,要不然我就死定了!

我打开了房门,对老婆说:「你先在床上等会啊!我去洗个澡。」

老婆说:「好啊!我正想休息一下。」

我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,然後爬到床上对老婆说道:「该你洗了。」只见老婆困到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,嘴里还嘟囔着说:「嗯……好的……」

然後我就靠到浴室门外偷听,开始的时候还有擦洗的声音,可是过了一会,里面除了水流的声音外,就什麽动静都没有了,於是我到衣橱上敲了一下,浩便从里面轻手轻脚地走出来。

我慢慢地打开浴室的门,只见老婆在浴缸里面睡着了,她全身赤裸,两只小小的乳房(我老婆和我今年才20岁)荡漾在水波中,这时我的鸡巴已经不自觉地变得硬梆梆的了!

我一回头,只见浩已经全身脱光了,赤条条地边看边问我:「小兄弟,我能玩了吗?」

我说:「放……屁!」

他疑惑地问道:「怎麽了?你想反悔啊?」

我说:「不是!我是让你把该做的程序都做好了,再慢慢玩也不迟啊!」

只见他从衣橱里提出个小袋子,往床上一倒,我想我当时的眼睛瞪得应该比牛还要大:一大堆的「玩具」哦!有眼罩、假阴茎、跳蛋、手铐、润滑剂……其中最让我乍舌的是那个假阴茎,上面还有一些小刺,开动起来会不断地搅动。

我们首先是拿了个眼罩,说实话,当时我心中的「罪恶感」和「刺激感」夹杂在一起,真是爽哦!这时我和浩已经替老婆把眼罩戴好了,当然也不能让她的手摸到什麽啊!於是我把手铐拿出来扔给了浩。

铐好以後,只见浩快速地坐到了浴缸里和我老婆一起,然後从後面用双手搂住了我老婆的细腰,在乳房上不断地揉搓。而我则在浴缸旁边站着,握着肉棒不断地在老婆的小嘴上揩擦。

我刚刚准备把肉棒插到老婆的小嘴里,浩就说:「我们换个位置吧,我想玩玩你老婆的阴户。」

我最喜欢添女生的阴户了!我心想,既然拿了人家的钱,也就吃吃亏罗!没办法,我今天只好当配角啦!於是我和浩互相挪动调换位置,这个时候就变成了我老婆斜躺在浴缸中,我在她身後用双手把老婆的两腿扳开,浩则在前面色迷迷地看着我老婆的私处。

只见他慢慢地把手在水里沾了一下,在我老婆的阴户上擦擦,然後就把头深深地埋在了她两腿之间,就听见「吱叭……叭吱……吱叭……叭吱……吱叭……叭吱……吱叭……叭吱……」不时传出吸吮的声音。

我呢,也没忘记享受,用双手慢慢揉搓着老婆的一对小奶子,由於老婆的双手是反捆着的,所以小咪咪也显得比平时大得多了。浩则一手抠着老婆的阴道,一边不停地吸着她的小穴,随着他的吸啜声,我的小弟弟膨胀得比平时大得多,也硬得多了。

浩的胯下之物也大得吓人,实事求是地说吧,我的鸡巴长度大概只有14公分,而我一看浩,他的鸡巴却有15公分!不过还好,他的鸡巴并没有因为长而变得很粗,和我的差不多,都在2-3公分直径吧!

这时他昂起身,握着鸡巴把大龟头塞入我老婆的阴唇中,上下来回不断地磨擦,搞得我老婆小穴里的淫水源源不绝地流出来。他正准备往里送的时候,被我的一声呵斥喝住了:「你戴套套了没?!」

他苦着脸说道:「我的好兄弟,我知道你今天很照顾我,你也很讲信用,你就让我裸着插你老婆几下吧!行吗?我保证就几下啊!」

我考虑了一下,心想:『难得玩得这麽刺激,就让他插一下也无妨啊!只要不射在里面就没事了。』就对着他点了点头。

他似乎是在用期盼的眼神等待着我的答覆,就像士兵等待将军的命令一样。一看到我对他点头,马上端起他的精枪对着我老婆的穴就刺了进去,只听见「扑滋……」一声,我老婆的身体也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。

「幸而我买的药比较好,不然她就醒了!」浩边插边嘀咕着,抽动了大概十几下,就把鸡巴从里面拔了出来,很自觉的去戴套套了。当然我也不会闲着,急忙用我的中指插进去,不断地在里面搅动。

还没等我玩过瘾,这小子的套已经戴好了,手里还拿了一个小跳蛋和那瓶润滑油。他进门後就反手关上了厕所的门,跪到浴缸旁边,把润滑油倒了点在我老婆的菊门上,用跳蛋抹了抹,慢慢的就挺了进去……

这一切都在我的亲眼观看下发生,简直是一场活灵活现的SM表演,而且女主角还是我最爱的老婆,男主角则是我刚刚认识不久的网友。这时我的鸡巴硬得不得了,不断地在我老婆的背上蹭着,感觉就快要射精了,精子就在龟头的最上方徘徊。

正当我爽得快不行的时候,浩已经把那个电动小跳蛋喂进了我老婆的菊门,开动了电动开关後,把开关交到我的手中,然後对我说:「看着啊!我将要干你老婆了哦!」

话还没说完,已经把他的紫头大将军插进了我老婆的阴道,随即前後不断地抽动,嘴里还说着:「好爽啊……爽呆了!我碰到你这麽开放的兄弟,真是三生有幸啊!特别是在这种小城市,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!」

我想可能是电动跳蛋的原因,玩了大概三、四十分钟之後他就在我老婆的阴道里面射精了,不过还好他戴上了避孕套,全都射在了套套里。

搞完了我老婆後,他异常兴奋地对我说:「兄弟,轮到你了!」

我首先是慢慢地把跳蛋拿了出来,放到了一边,对他说道:「浩,把那个假阴茎拿来给我玩玩啊!」不一会假阴茎就到了我的手中,我先是涂了点润滑油,然後慢慢地插进老婆的阴道。

这时只听见我老婆「啊……」的哼了一声,吓得我和浩都冒出一身冷汗,我刚刚准备给浩使眼色让他去拿药来,他已经箭步把药喂到我老婆的嘴里了,还用嘴在浴缸里吸了口水,给我老婆嘴对嘴的喂了下去。

不一会我老婆又再昏睡了过去,我这人平时最爱的就是捅肛门了,所以这次当然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,我让浩帮忙两人合力把老婆抬到了床上,简单地给她擦乾一下身体,然後把她翻过来弄成母狗状的姿势。

我在老婆的菊门上涂了点润滑油,用龟头抵上去抹了抹,就对着菊门慢慢地捅进去了,下面还不时地用假阴茎时进时出地抽插着她的小穴,舒服极了!

浩见我玩得这麽高兴,当然也不肯闲着,把他已经软掉的小肉棒在水里冲了冲、洗了洗(是我一开始就警告过他,玩我老婆可以,不过一定要注意卫生),看来浩还是蛮有记性的。

有几条现在也顺便告诉那些想玩我老婆的性虎朋友们,如果你觉得可以遵守以下的规则,就可以和我报名了!

1、插了肛门的鸡巴,不可以直接再插小穴。

2、想插小嘴可以,但是要保证鸡巴乾净。

3、所用的玩具也要保持清洁,只要清洁,可以随便怎麽玩。

由於我老婆是在昏迷状态,手也是被反捆着的,头则死死地靠在床上,不过这可难不到浩,他对我作了个手势,当然我这麽聪明,一看就懂了,於是我和浩一起将老婆的头慢慢转到了床的边沿,这时浩的鸡巴刚好就在老婆的小嘴面前,就见浩把他那根软软的小肉棒放到了老婆的嘴里,自己在那不断地前後抽动享用着,不一会我老婆的唾涎就流了一床。

我这时也干了大概四十分钟,累得差不多都筋疲力尽了,於是把鸡巴从菊门里拔了出来,慢慢地在老婆的屁股上磨擦,真是过瘾啊!

阿浩已经沈迷在干我老婆小嘴的快感里,只见他不停地出入抽动,渐渐地那根软鸡巴又再硬了起来,这时阿浩说:「我们给她吃颗来劲的吧,光我们玩她也没多大意思,让她也叫一叫!」

我说:「好啊,没问题,来啊!」

喂我老婆吃了颗春药後,她半天没醒,最後经过我们的商量,先玩我最爱的汉堡包。我说:「你刚刚插过了,阴道这次轮到我了吧?」我先躺在床上,浩把我老婆抱到了我的身上,他还真是有心。

就在这时浩说了一句:「我有个方法可以两全齐美喔!」我没理他,不耐烦地说:「讲这麽多干嘛?快玩吧!」

他把我老婆面朝上的压在了我身上,由於菊门刚刚被我干过,有点发乾,浩就把润滑油拿来,从老婆的阴户上慢慢地倒下去,油淌到了菊门的位置时他还用手抹了抹。

我看他准备好了,就把肉棒对着阴道口以冲刺式的插进去,由於有润滑油帮助,简直不费一点气力就全根鸡巴直插到底。这时,浩已经自觉地戴上了该戴的东西,也从菊门进入了我老婆的身体最深处,於是我们俩开始抽动鸡巴,很有默契地一齐进、一齐出,联手干着老婆的前後两个洞穴,真是过瘾啊!

刚刚抽动了一会,老婆开始有知觉了,可能是春药发作的原因吧!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:「噢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插我……干我……插死我……」

看到我老婆有反应,这时浩干得更兴奋了,鸡巴变得硬梆梆的在菊门中使劲抽插,中间只有一层薄薄的小膜相隔,我能感觉到他的龟头不断地在我龟头旁边掠过,甩动的卵袋也不断击打在我的阴茎根部。

不知不觉中老婆已经被阿浩干得趴在了我身上,他则递给我一个保险套,我抽出鸡巴迅速戴好,同时就听见我老婆在叫:「怎麽了?快干我啊!我要……快插我啊……别停下来……」於是我和浩又马上占据了各自的地方。(浩事後告诉我说,插我老婆的菊门比插她小穴还要过瘾!)

我老婆这时就像一条欠干的母狗,屁股不断地往上顶着浩的肉棒;而浩则是一手抓着手铐,一手搓揉着老婆的乳房;我则为了保持老婆的平衡,双手扶着她的胯部,任凭浩疯狂地不断抽插着老婆的菊门。

前後有两根鸡巴在同时操弄,老婆简直爽毙了,不停地疯狂叫喊、呻吟……终於我和浩一起在老婆的双洞里发射了!在他射精的时候,我想浩也能感觉到我的龟头在这边一起一伏,老婆终於在我们的夹攻中嚐到了最HI的一个高潮。

搞完後,浩付了我另一半酬金就匆忙离开了,我问他为什麽这麽快就要走,他给我的答案让我非常吃惊,他说:「我不是走,我是到隔壁的房间休息,等会我还会来的!」说完後往我手里又放了一颗迷魂药,诡异地笑了笑。